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骑乘(1/2)
肆意沉沦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18号……下午两点?”

  听到程懿报出的时间,苏礼略有些错愕地偏了偏头,又重复问了遍。

  “嗯。”男人神色不变地瞧向她,“怎么,那天有事?”

  要去别的公司这件事肯定是不能现在说的,所以她清清嗓子,摇头笑道“后面的安排现在怎么说得准,我回去看看吧,如果实在不行——”

  似是感觉自己被拿乔了,男人半边眉角扬了扬,眸中闪现一丝危险的不悦,声音压低“不行?”

  如同一把大刀,稳准狠地架在了她脖子上。

  苏礼的假笑跃然而上“不行的话……我就再想想办法。”

  终于满意这个答复,男人淡漠地应下,这才收回目光。

  苏礼想起来问“几张票啊?”

  “两张。”

  他只回了两个字,没有下文,苏礼试探地道“我……和你吗?”

  “不然?”他像是笑了,“我送你两张票让你去找你前男友?”

  “……”怎么又提到贺博简了。

  这三个字对苏礼来说是异常扫兴的存在,幸好教练也在此刻从马房中走了出来,还牵了几匹非常英俊的马。

  她连忙起身过去,一眼就相中了一只黑色的,摸了摸它光泽的毛发。

  教练和马没有那么多,大家自然是分批次学习和骑乘,教练看苏礼的模样,禁不住笑问“你手边这匹马叫kle,想骑吗?我先教你吧。”

  她摸着马的颈部和头顶安抚,也笑“我好像会一点。”

  苏礼没怎么受指导就掌控住了kle,看着高冷的马匹在她的手下竟温驯非常,甚至还能跨越障碍物,跟那边尖叫不断的“学前班”构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  没来得及上场的大家都围在外面看,讨论得兴致勃勃

  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莺的尖叫像是在杀鸡,我情不自禁掏出鸡笼。”

  “蓓蓓的表情太丑了,像一头吃多了的大猩猩。我他妈笑死。”

  “你们看苏礼的马!好乖啊!”

  “她骑得好吧,我看教练都没怎么教,怎么会有人不仅脑子好使还有运动细胞啊?气死我了气死我了。”

  在初学者们都被教练牵着绳慢步前行时,苏礼已经不需要人管,驾着马在跑道上自由来去。

  少女笑起来时眉眼盈盈,微风掠过发间,长发飘摇荡起,像色彩淡而灵透的一副写意画,又仙又飒。

  她绕着围栏转过一圈,甚至还能腾出手和学姐她们击掌,看到有人举起拍立得也不扭捏,大方地看向镜头,眼睫盛住蜜糖色的流光,在画面中定格。

  拍立得本就是将气质美人拍得愈发气质的工具,照片成像之后被不少直男围拢,大呼小叫,仿佛这辈子的心动都要交代在此刻了。

  直男振奋起来比女生还可怕,各式各样的呐喊对着苏礼的背影冲出“缺长得像男朋友的腿部挂件吗,天天追在你屁股后面喊苏礼牛逼的那种!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男生们嘴炮得热烈,旁边一直抠指甲的周悠柔终于忍不住开口“别吹了吧,这也就还好。”

  人群有瞬间的安静。

  周悠柔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有多扫兴,为了展示自己的与众不同,以及那份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,继续说“我每个月都会去我妈的马场练习,也经常看马术比赛,她这个真不算什么,你们大可不必因为她漂亮成绩好就其它地方也一通乱吹,我一个半内行听着好尴尬啊。”

  “我估计她连压浪快步和盛装舞步都不知道是什么吧。”

  恰逢上一轮成员体验结束,周悠柔等不及想佐证自己的话,表现欲满满地上了马。

  苏礼那些入门级动作都能被吹得天上有地下无,等他们看了真正的马术,岂不是得给她封神?周悠柔好笑地想。

  先是表演了一个简单盛装舞步,这匹马配合得不错,周悠柔感受到围拢过来的目光,顿时心生骄傲,心道那些枯燥的练习时光果然成了此刻碾压苏礼的资本,驾着马奔腾得愈发快速。

  苏礼本来都要下马了,安安稳稳待在自己的道上减速,忽然一阵风冲了过来,甚至为了展示跑步斜横步,还直接挡在了她面前,占了她大半个跑道。

  “……”这是从哪来的draa een。

  又完成了一个跑步定后肢,周悠然感觉这儿已彻底沦为自己的主场,甚至还想试试在马奔跑的途中快速左右侧上下马,谁料想一个得意就翻了车——

  不知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,或是她本就是个半吊子水准,马匹骤然受惊,朝着护栏疾驰而去。

  马场上方骤然传来她的惊呼,苏礼无语地揉了揉耳郭,看在这疯婆娘再不收手马就要受伤的份上,蹬了几步与周悠柔并排。

  “你先提起缰绳往一边拉,然后另一只手抓着它的鬓毛。”

  都这种时候了,周悠柔好像还把她当成潜在竞争对手似的,戴着直径夸张的美瞳瞪了她一眼,好像她要害自己。

  “随便你,”苏礼说,“摔下来别怪我。”

  苏礼话音刚落,马猛地一抖,周悠柔惊呼,本能按照苏礼的要求抓牢,这才稳住身子免于掉落。

  她听到苏礼笑了声,很轻,但仿佛有什么刮过脸颊,连同背后都火烧火燎。

  好丢人。

  马头也随着动作向一侧弯曲,由于看不到面前的路,它的速度放慢了下来。

  苏礼“别用力了,慢慢松开,摸它的肩背让它安定。”

  终于在苏礼的指导下,马渐渐恢复了平稳,教练也赶了过来。

  装多大的逼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,周悠柔哆嗦着下马,又被马踹了一脚,直接在泥巴地里滚了圈,好半天才站起来。

  围观群众乐得就差嗑瓜子了。

  周悠柔气个半死,所有的怒火都撒在苏礼身上,美瞳都差点瞪出来“不用你教我!”

  苏礼散漫地笑“那你还不是照做了?”

  “……”<
为您推荐